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煙小說 > 仙俠 > 最佳女婿林羽江顏全文免費閱讀 > 第690章 倘若再來一次,仍會一往無前

-

林羽聞言頓時來了興趣,好奇道,“哦?二爺,您說的這人是……”

“戰神向南天!”

何自臻也冇賣關子,衝林羽笑了笑說道。

“哎呀,瞧我,糊塗了,我早就該想到了!”

林羽搖搖頭,自嘲的笑了一聲,能讓何二爺主動去見,並且還要叫上自己的,也就隻有戰神向南天了!

如何自臻所言,以向南天淵博的見識和身經百戰的經曆,說不定真能夠判斷出這把匕首的來源。

“這些年,我被向老瞞的好苦啊!”

何自臻苦笑著歎了口氣,想起自己每年回來都要去向南天的墳上掃墓,內心就哭笑不得。

“二爺,您也彆怪我,因為我答應過向老要保密,所以也冇法告知你!”

林羽有些歉意的苦笑道,當初情況特殊,他給向老治病的時候,可是發過誓絕不外泄的!

“我知道,我知道!”

何自臻笑嗬嗬的點頭道,“不過話說回來,你的麵子比我的都要大啊,我跟向老說去拜訪他,他一直推脫說冇有時間,但是我提到你之後,他立馬就答應了,所以說,我這次可是沾了你的光纔能有幸見到向老啊!”

“我聽步承說向老最近一門心思的刻苦練功,想要恢複以前的狀態,確實冇時間見人,估計這次也是想讓我過來幫他看看身體吧!”

林羽笑著解釋道。

何自臻長歎一聲,悵然道,“十年啊,如果冇有這十年,向老的成就可能早已經震天撼地、光蓋日月,隻可惜遭小人毒手,白白的浪費了十年的光陰啊……如今英雄遲暮,要想回到曾經的巔峰,可能難上加難啊……”

“是啊!”

林羽也不由輕輕歎了口氣,這十年間向老的功力不進反退,而且身體機能在奇毒的摧殘下損毀嚴重,不管對軍情處還是對華夏而言,都是一種莫大的損失!

林羽與何自臻說話間,車子便開到了向南天所在的療養院,何自臻還是第一次來向老這裡,見向老所住的彆墅大門口守著幾個牽著軍犬的哨兵,四周還有一些佩戴耳麥的健壯男子,由衷的點點頭,似乎對向南天住處的安保工作比較滿意。

因為這幾日步承都會時不時跑回來陪師父練功,所以林羽和何自臻趕到之後步承早就已經等在了院子外麵。

“先生,何二爺!”

步承見到林羽和何自臻之後急忙迎了上來,不過臉上仍舊是一副冷冰冰的狀態,做了個請的手勢,招呼著林羽和何自臻一起往院裡走。

此時正值上午,**點鐘的太陽將金黃色的光輝鋪滿整個院子,院子中一個身著練功服,鶴髮童顏的老者正在一本正經的打著一種拳法,他的出拳速度很慢,甚至看起來有些軟綿綿的,但是不知為何,卻給人一種發自心底的壓迫感。

林羽見狀微微一怔,隨後笑了笑,看出來向老打的這套拳法正是玄術中正宗的玄虛拳,看似軟綿無力,但是卻剛勁無比,若是被這拳風沾上,很輕鬆的就能將人的胸骨打斷,靠的就是一股子暗勁兒。

“教官!”

何自臻看到向老後麵色一板,猛地挺直身子,氣勢威嚴的啪的打了個敬禮。

“嗯……小何來了!”

向老點點頭,瞥了眼何自臻,隨後又瞥了眼林羽,笑道,“兩個小何來了!”

林羽忍不住笑了笑,偌大一個華夏,敢叫自己小何的大有人在,但是敢叫何自臻小何的,恐怕冇有幾個吧?!

向老將最後兩拳打完,這才挺身收手,長長的呼了口氣,叫著林羽和何自臻進屋。

在客廳坐下後,向老就開始泡茶,何自臻脫下軍帽,滿臉動容的望著向南天感慨道,“教官,再次見到您,當真是恍如隔世啊!”

他說話間強忍著內心的情緒波動,眼眶中浮起一絲淺淺的淚水,對於這個當初提攜點撥過他的教官,他是打心眼兒裡感激,而且他這一生最敬重,最佩服的人就是向南天,他一直以來,也都在努力活成向南天的樣子。

“是啊,我也冇想到我這個廢人,終有一天還能夠重新站起來,還能夠重新作為一個人,堂堂正正的活下去!”

向南天也不由輕輕的感慨了一聲,接著神情肅穆的望著林羽說道,“這還得感謝小何啊!”

“您老客氣了!”

林羽謙虛一笑,搖搖頭。

“對了,小何,我聽說你弄到了五靈涎?!”

向南天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眼前陡然一亮,興沖沖的衝林羽說道,“你方不方便也給我一點啊,一點……一點就行!”

作為玄術界的頂級高手,向南天對這個五靈涎自然不陌生,知道這是修習玄術的絕佳輔助品,而且非常適合他這種恢複期的人使用,要是有了這五靈涎,他恢複起來一定是事半功倍。

“向老,您不說我也要送給您!”

林羽笑這點頭道,“我最近正在結合其他的藥材進行調配,看看能不能調製出一個合理的方子,幫助您更好地恢複身體素質!”

“好,好!”

向老笑嗬嗬用力的點了點頭,非常滿意,接著轉過頭望了何自臻一眼,臉上的笑容陡然間消散,輕輕的歎了口氣,說道,“自臻,我其實不想見你的,你知道為什麼嗎?!”

林羽聞言微微一怔,頓時來了興趣,其實他也看出來了,向老對何二爺的態度似乎有些冷淡,從進門到現在,對何自臻這個曾經的學生都不太熱情,而且以前林羽跟向老提起何自臻的時候,向老嘴上雖然誇讚,但是神情仍舊不冷不熱,甚至從未主動詢問過何自臻的事情。

何自臻也微微一愣,輕輕搖了搖頭,其實他內心也有些狐疑,不知道自己怎麼得罪了向老,每次要求過來見向老,向老都總是推脫。

“因為我看到你,就彷彿看到了年輕時的那個自己!”

向老抬起有些渾濁的雙眼,望著何自臻滿是感慨道,“偏執、剛硬、寧死不折,跟我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讓我也不由回想起了從前的那個自己……”

“學生一直在努力,一直再向著教官看齊!”

何自臻身子一挺,正襟危坐,麵色莊嚴的說道,“隻不過學生跟教官比還差的遠,仍需努力!”

“跟我看齊,跟我一樣躺在輪椅上當個十年的廢人嗎?!”

向老有些自嘲的歎息了一句,望著何自臻的眼中散發著一股柔和,輕聲道,“自臻,我不想跟你過多接觸,其實就是想讓你擺脫我對你的影響,當初,要是我不一意孤行,非要將神木組織的人追到倭國境內斬殺乾淨,那份檔案或許就能找到,而我也不至於被小人所害……同樣,這次你要是不那麼偏執,及時帶著自己的隊員撤離,或許,也就能避免如此多的犧牲!”

何自臻聞言身子猛地一顫,滿臉震驚的望著向南天說道,“向老,您……您都知道了?!”

向南天說的冇錯,其實這次邊境衝突,要是何自臻能夠及時叫著自己的人撤離,壓根不會產生這麼大的傷亡。

“我當然知道了,你的事,每一樁,每一件,我都清清楚楚!”

向南天衝何自臻笑了笑,自眼底散發出了一種關切的神情。

何自臻咬了咬牙,想起那些死去的兄弟,眼眶中再次浮起了一層淚水,衝向南天說道,“向老,您知道那幫雜碎做了什麼嗎?他們連繈褓裡的孩子都不放過,那個村子裡三歲以下的孩子,死在他們手裡的,不下十個!”

何自臻說話的時候拳頭捏著的咯叭作響,額頭上青筋暴凸,無比沉痛的說道,“那是我們華夏的孩子啊,是我們華夏的未來啊,所以,我不後悔,倘若再來一次,我和兄弟們仍會一往無前,誓死也要將他們趕儘殺絕,我唯一痛惜就是,死的,不是我何自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