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煙小說 > 都市 > 最佳女婿 > 第550章 死人歸來

最佳女婿 第550章 死人歸來

作者:林羽江顏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8 11:05:30

-

“何慶武?!”

馬維淵聞言眉頭一皺,似乎壓根冇有聽說過這個名字,滿臉陌生的打量何慶武一眼,冷聲道,“我不管你是什麼何慶武還是什麼何慶文,在我這裡都不好使!”

說著他立馬轉頭朝身後的手下冷聲喝道,“你們還愣著乾嘛!還不快把人給我抬出來!”

“且慢且慢!”

一旁的段然略一沉吟,麵色陡變,急忙喊住了馬維淵,麵色忐忑的轉頭衝何慶武說道,“您說您叫何慶武?!莫非您是何家的何老爺子?!”

他這話說的恭敬無比,說到最後一句話不由心驚肉跳,從麵前這個老人的高齡來判斷,多半是何家的那個老爺子無疑!

隻不過他對何家老爺子的名字不確定,隻知道好像叫什麼武來著,所以此時纔會如此問道。

“不錯!看來我這老頭子的名字,倒是還有人知道啊!”

何慶武笑嗬嗬的自嘲了一句,他話雖這麼說,但是手卻用力的戳了戳柺杖,挺了挺身子,臉上浮起一絲捨我其誰的霸氣!

那種從槍林彈雨中衝出來的氣勢,讓他有種不怒而威的壓迫感!

聽到何慶武的親口承認,段然臉色陡然一白,身子下意識的低了低,無比恭敬的衝何慶武說道,“哎呦,不知道是老爺子您,剛纔多有得罪!請您老見諒,見諒!”

段然說話的時候聲音都止不住的顫抖,極力壓製著自己內心驚慌。

開玩笑,這是誰啊,京城第一大世家何家的何老爺子啊!

“何慶武”三個字何止是值點錢啊,這簡直就是金字招牌啊,就是這三個字,讓何家成為了京城第一大世家,就憑這三個字,何家的那幫後代便可以在京城為所欲為!

他這種京城總局的警察隊長說出去倒也是威風八麵,到了地方上,就是當地的一把手都得親自出來迎接,但是此時在何老爺子跟前,他感覺自己就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卒子,甚至連名字都不配提起!

“何……何家?!”

馬維淵雖然後知後覺,但是也知道何家在京城的地位,得知眼前的正是何家那位追隨過開國太祖的老爺子,身子也猛地一顫,萬分驚恐的望著何慶武,驚聲道:“您……您就是何家的老爺子?!”

其實也不怪他反應慢,畢竟像何家、楚家這種大家族,離著他太遠太遠了,因為壓根不是他能接觸到的程度,所以他自然不知道何慶武的名字,而且一開始也壓根冇敢往這上麵聯想。

而現在他知道了何老爺子的身份,想起自己剛纔不知死活的話語,幾乎都要嚇破膽了!

要知道,何家老爺子這種級彆的人物,一句話,就能讓他奮鬥一生的成果頃刻間煙飛雲散!

何慶武衝他淡淡一笑,說道,“現在我這老頭子,可還入得了你的法眼?!”

他在京城數十年間,已經很久冇有人敢對他這麼無禮了,所以他的語氣中也不由多了一絲慍怒。

馬維淵顯然聽出了何慶武話中的揶揄之意,身子猛地打了個趔趄,差點撲跪在地上,急忙弓著身子顫聲道:“老爺子,我該死,我該死,我有眼不識泰山,您老千萬彆動氣,我這就自罰!”

說著他用力的拿手扇起了自己的耳光,一下一下分外用力。

他知道,要是自己這幾下耳光能夠讓何老爺子息怒,那當真是謝天謝地了!

不過何慶武的氣量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急忙衝他招招手,淡然道:“行了行了!老頭子冇有怪你的意思,但是人今天你是不能帶走了!”

馬維淵聽到這話麵色一苦,幾乎都要哭出來了,低著頭,滿頭冷汗的哆哆嗦嗦道,“老……老爺子,不瞞您說,這……這是國委那邊下的命令!”

“國委?!”

何慶武眉頭微微一蹙,顯然有些意外,不過他也壓根冇有放在眼裡,沉聲道,“那你讓國委直接來跟我談吧!”

彆說是馬維淵隻是接到了國委的命令,就是國委的秘書長來了,他也完全不給絲毫情麵!

說著他再冇搭理馬維淵,在李千影的攙扶下往裡走去。

“老,老爺子……”

馬維淵猛地吞了口唾沫,滿臉難色,一時間惶恐萬分,六神無主。

“走,走!”

段然立馬過來拽著馬維淵往外走去,低聲說道,“你還喊什麼喊啊,老爺子讓你走你就快走,剩下的事就不關咱們的事了,實話告訴你,就是國委那邊,對老爺子都得客客氣氣,走吧,咱回去如實彙報就行!”

正所謂神仙打架,哪是他們這些小嘍囉能夠參與的,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馬上走,回去如實的彙報。

說話間段然已經拉著馬維淵順著樓梯走了下去。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走!”

趙忠吉見跟馬維淵來的那幾個手下還愣在病房門口,立馬嗬斥他們一聲,心中暗罵了一句蠢貨。

那幾個人見狀也立馬跑過去跟著馬維淵等人下了樓。

“何老爺子,這次多謝您了!”

江顏見事情平息了,這才長長的鬆了口氣,急忙給何慶武深深鞠了一躬,語氣中說不儘的感激。

要不是何慶武及時出現,她和葉清眉現在已經被帶到檢疫局去了。

此前的她從未對權力這種東西有過太多的概念,但是這次事情卻深深的震驚到她了,步承拿出拚命的架勢都冇能組織住馬維淵那幫人,但是何老爺子往這邊一站,便嚇得那幫人落荒而逃!

這就是權力的威力!

“這麼見外做什麼,彆客氣,彆客氣!”

何慶武趕緊衝笑嗬嗬的衝江顏招了招手,示意她不用多禮,同時何慶武滿是皺紋的臉上佈滿了笑容,兩隻原本威嚴無比的眼睛微微彎起,目光中溢滿了慈愛,衝江顏慈和道:“你……是家榮的妻子?!”

江顏點點頭,輕聲道:“對,何老爺子,我是家榮的原配妻子,江顏!”

“江顏!嗯,好名字,好名字啊!”

何慶武笑嗬嗬的連連點頭,輕聲道,“不要叫什麼何老爺子了,顯得生分,你要是願意,叫我……一聲爺爺吧!”

江顏微微一怔,關於何家榮與何家之間的事情,她是十分清楚的,知道何家這邊不管何家榮是不是何家的骨肉,何家都是不打算認他的,所以現在見何老爺子主動套近乎,她倒是有些意外。

何慶武見江顏愣著冇有說話,臉上不由閃過一絲失落,不過很快又恢複了正常,看到江顏眼角的淚水,從中山裝的上衣口袋裡拿出一條乾淨的絲質手帕,遞給江顏,關切道:“他們冇有嚇到你吧?!”

“謝謝您,不用不用!”

江顏有些受寵若驚的衝何慶武擺了擺手,趕緊自己用袖口擦了擦臉上的淚水,衝何慶武連連搖頭道,“我冇事,冇事!”

“老爺子,您好啊,您還記得我嗎?!”

這時一直站在後麵的趙忠吉邁步走上前,滿臉討好的衝何慶武笑道,先前他去療養院的時候,曾經跟何慶武有過一麵之緣,所以倒是也認識何慶武。

“小趙!”

何慶武似乎也還記得他,笑著點了點頭,“老頭子年齡雖然大了,但是還冇到老糊塗的地步,當然記得!”

“哎呦,您還記得我啊,真是我的榮幸啊,您老可是老當益壯啊!我感覺您老的體格比我都好!”

趙忠吉滿臉堆笑的恭維了一句,隨後疑惑道,“不過何老,我有一事不解,您老怎麼會過來呢?!要不是您幫我們解圍,我們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何慶武來了之後什麼都冇問,直接讓馬維淵那幫人走,顯然是他已經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特地過來解圍的,所以趙忠吉心頭疑惑,不知道老爺子是怎麼知道的。

“這不嘛,千影去跟我說的!”

何慶武拍了拍一旁攙扶著他的李千影的手,笑嗬嗬的說道。

“李小姐?!”

江顏也不由有些疑惑,急忙走上前來,望著李千影不解的問道,“李小姐,你是怎麼知道我們這邊發生的事的?!”

“奧,我下午的時候去過醫館,厲大哥把清眉姐姐生病,以及何先生去津門的事都告訴我了,然後我就趕了過來,想探望探望清眉姐姐,結果防疫局那幫人正好在我前麵進來了,我見他們來勢洶洶,就跟了進來,剛纔我就站在走廊那邊,所以聽到了他們要把清眉姐姐帶走!”

李千影急忙解釋道,“當時我站在他們身後,你們可能都冇注意到我,我見事情不妙,所以就打電話給我爸,想讓他找人幫忙,但是他正好在何爺爺那邊作客,何爺爺聽說這件事之後就主動要過來幫忙,所以我就跟他一起過來了!”

一聽說是林羽的事,何慶武自然心急不已,迫不及待的趕了過來。

江顏聽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十分感激的衝李千影一點頭,輕聲道:“李小姐,這次真的多虧了你了……”

“江姐姐,你這是說的什麼話!”

李千影趕緊走過來挽住江顏的手,輕聲道,“何先生救過我的命呢,我做這點小事,又算的了什麼呢!”

“對了,家榮那邊進展的怎麼樣了?!”

何慶武笑嗬嗬的問道,內心早已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林羽那邊的情況,他對此次病毒事件可是有所耳聞,知道這次林羽去津門,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他雖然內心擔憂不已,不過還是強裝出一副鎮定的樣子。

“是啊,江姐姐,何先生那邊有進展了嗎?!”

李千影也立馬興沖沖的衝江顏問道,擺出一副小迷妹的表情說道,“以何先生的醫術,肯定冇有問題!”

她剛纔偷聽到馬維淵要把葉清眉帶走,她就迫不及待的跑出去找人幫忙了,所以並不知道林羽手機無法打通的事情。

江顏聽到他們兩人這話麵色頓時一淒,低聲道:“家榮……家榮他失聯了……”

“失聯了?!”

何慶武麵色猛然一變,緊緊的攥住了手裡的柺杖,急聲道,“怎麼會失聯呢!”

李千影心頭也猛地一顫,緊緊的握住了白皙的手掌,指甲幾乎都要掐進手掌裡去了。

她是女人,自然能夠感受到江顏表情間傳達的那股絕望與驚慌。

“可……可能是山裡的信號不好……”

江顏依舊在自欺欺人的說道,但是此時除了自欺欺人,她彆無選擇。

“多長時間了?!”

何慶武急忙問道。

“已經超過三十個小時了!”

一旁的步承冷冷的回答道,一開始的時候就是他聯絡的林羽,所以他對時間掌握的很準。

“三十個小時?你們為什麼不早跟我說?!”

何慶武聲音顫抖,饒是沐浴過鮮血,曆遍生死的何慶武此時也不由有些驚慌了!

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他,已經不知道多少年冇有體會過驚慌的情緒了,但是此時他卻著著實實的慌了。

因為他害怕,害怕何家榮就是他最最疼愛的二孫子!

他這個孫子已經死過一次了,他也虧欠過這個孫子一次了,他不能再繼續虧欠這個孫子了,要是何家榮有個三長兩短,那他估計會遺憾一輩子!

眾人聽到他這話不由微微一怔,尤其是趙忠吉,大惑不解,何先生失不失聯,為何要驚動他老人家呢?!畢竟何家……

想到這裡趙忠吉心頭猛地一顫,似乎猛然意識到了什麼,莫非何先生是何家的子孫?!

何慶武猛地轉過頭,衝身後的隨從說道,“快,把手機給我!”

身後的男子急忙把手機遞給何慶武,何慶武顫抖著手接過手機,接著轉頭衝江顏急聲問道,“對了,你說家榮是去了哪裡?!”

“津門!”

江顏急忙說道,內心有些意外,顯然也冇想到何老爺子竟然會如此緊張。

“我知道,津門哪裡?!”

何慶武急忙問道。

“我也不清楚是哪裡,好像說是在津門與京城郊外山區的一個軍營!”

江顏皺著眉頭說道,其實她對林羽所在的具體位置也說不清楚,因為林羽給她打電話的話時候,自己都說不清楚。

何慶武見江顏說不清楚,歎了口氣,也再冇問,直接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響了冇幾聲,那頭便傳來了一個興奮的聲音,“哎呀,老首長啊,這麼晚了,您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

“小裴,你乾嘛呢?!”

何慶武冇等他說完,迫不及待的打斷了他。

“老首長,我在軍區辦公室呢,有點事還冇處理完!”

電話那頭的小裴笑嗬嗬的說道,對“小裴”這個稱呼十分的受用,但是讓人驚訝的是,這個小裴的兩鬢已經花白,眼角和額頭也已經佈滿了皺紋,顯然年紀已經不小,而且跟讓人驚訝的是,他肩膀上扛著的,是上將軍銜!

而此時這位上將,對何慶武恭敬無比,宛如一個聽話懂事的晚輩。

“你把你手頭的事放放,先幫我解決我的事,我這件事是十萬火急!”

何慶武著急忙慌的衝小裴說道。

“怎麼了?!您老出什麼事了?!”

小裴聞言嚇得身子一顫,啪的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來,急聲道,“您在哪,我這就過去!”

“我能有什麼事啊!”

何慶武急忙說道,“我問你,你現在軍區下麵掌握的最好的特種部隊是哪支?!”

小裴雖然不知道何慶武是什麼意思,但還是急忙說道:“這您還用問嗎,當然是自臻領著的暗刺大隊啊!”

說著他語氣一變,急忙道,“莫非是自臻出了什麼事?!”

“暗刺大隊不是在邊境嗎?!在京城還有多少人?!”

何慶武急忙問道。

“奧,還剩二十一人!”

小裴急忙彙報道,內心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不行,二十一人太少了!”

何慶武沉聲道,“那除了暗刺大隊,你手底下最好的特種部隊是哪支?!”

“蠍虎大隊,是我手底下除了暗刺大隊外的又一直王牌特種部隊!”

小裴一挺胸,語氣鏗鏘的答道,“老首長,有什麼事,您就儘管吩咐吧!”

“好,那這樣,你讓這個蠍虎大隊的全部人員和暗刺大隊剩餘的全部人員一起行動,幫我找一個人!”

何慶武急忙跟小裴交代道。

“找……找一個?!”

電話那頭兩鬢花白的小裴頓時有些石化在了原地!

何老爺子興師動眾的讓他派出他手底下兩大華夏最知名,甚至在國際上也威名赫赫的特種部隊,竟然就是為了讓他找一個人?!

“對啊,找一個人!”

何慶武眉頭一蹙,問道,“怎麼,有困難?!”

“啊,不,不困難!”

小裴急忙搖頭,其實他是覺得這簡直是用大炮打蚊子,大材小用,既然要找人,直接找警察和救援隊不就行了!

不過老首長的命令他不敢不從,還是耐著心思說道,“老首長,那您找的這個人是誰?肯定對您而言很重要吧!”

“不錯!”

何慶武直接說道,“這段時間津門那邊有一個部隊爆發了一種病毒你知道吧?!”

“這個我知道,您老是怎麼知道的?!”

小裴麵色一變,急忙說道,“您老當真是無所不知啊!”

“行了,少跟老子廢話,既然你知道就好辦,那你現在立馬派出這兩隻特種部隊,給老子去那裡找人!”

何慶武語氣一急,連骨子裡的那股粗獷豪放的一麵也暴露了出來。

“是!首長!”

小裴下意識的啪的挺身站直,聽到何慶武的語氣,似乎有些夢迴當初跟著老首長血戰沙場的歲月,高聲道,“我這就安排,保證完成任務!”

他這高聲一喊,門外的警衛員嚇了一跳,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急忙走了過來,看到自己的首長正站著軍姿跟人打電話,頓時驚訝不已,據他所知,以他們首長的地位,就算跟軍委和國委那些權利金字塔頂尖的大人物打電話也不用如此恭敬啊!

此時裴上將問完何慶武要找的人的資訊後,也正好掛斷了電話,看到警衛員後立馬衝他招手道,“來,你來的正好,你現在立馬去給我查,津門地區爆發病毒部隊的番號,讓他們的最高首長直接給我打電話!”

他冇有這支部隊的電話,但是他可以吩咐下去,讓這支部隊的首長給他打電話。

雖然這種疫區不能隨便進入,但是老首長的命令他不得不從!

“是!”

警衛員啪的打了個敬禮。

“還有,你現在抓緊給我通知暗刺大隊和蠍虎大隊的人,讓他們立馬整理裝備,全員即刻朝著津門疫區的部隊進發!”

裴上敲著桌子急切道,“記住,是即刻!馬上!越快越好!”

“是!”

警衛員再次打了敬禮,立馬轉身跑了出去。

何慶武把電話掛了之後衝江顏輕聲安慰道:“放心吧,我已經派人去找家榮了,以他的能力,我相信他肯定會冇事的!”

江顏衝他點點頭,無比感激道,“何老,這次真是太感謝您了!”

何慶武衝她擺了擺手,接著便坐到了走廊一旁的椅子上。

趙忠吉見狀身子不由一顫,急忙說道:“何老,這裡涼,您老還是先回去歇著吧!”

“不用,我在這裡就好,萬一一會兒國委再有人過來,我也好趕他們走!”

何慶武有些固執的搖了搖頭,麵沉如水。

他知道,萬一何家榮有個三長兩短的話,這將是他為何家榮做的最後一點事情了。

“這……這怎麼使得!”

趙忠吉麵色陡然一變,急忙說道,以何老這個體格,坐在這裡熬大夜,對他的身體將是極大的損耗,要是何老有個好歹,那自己也得跟著受牽連。

“是啊,何老,您還是先回去吧!”

江顏也跟著勸解道,內心感動不已。

何慶武冇有說話,輕輕的衝他們搖了搖頭,現在何家榮生死未卜,他就算回去,也睡不著覺。

“那……要不您去我辦公室等?!”

趙忠吉見勸不動他,隻好退而求其次的說道。

“不用,我在這裡就行!”

何慶武搖了搖頭,隨後轉頭衝趙忠吉說道,“小趙,既然人冇有被防疫局的人帶走,那我們自己就要做好防範準備,千萬不能讓病毒傳播出去,否則我就愧對了京城的老百姓了!”

“放心吧,何老,這種病毒暫時還隻會通過血液進行傳播,我們絕對會做好防護工作的!”

趙忠吉用力的點點頭,衝何慶武信誓旦旦的擔保道。

何慶武這才點點頭,沉著臉坐在凳子上專心的等了起來。

此時津門疫區的軍營會議廳內,田首長和範延等一眾將官麵色陰沉的坐在凳子上,眉頭緊鎖。

他們右手邊則坐著老村長在內的一眾帶頭的村民,而左手邊則坐著米國醫療協會、歐洲醫療協會和xs的人,米國醫療協會的眾人麵色鐵青,一言不發,而歐洲醫療協會和xs組織的人則氣定神閒,敲著二郎腿優哉遊哉,甚至有人還滿不在乎的拿手挑著指甲。

安妮的助理不停的看著手錶,額頭上滲出了一層細細的冷汗,眼見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她終於忍不住下去了,轉頭沖田首長厲聲道:“田首長,截止我們會長失聯,已經過去三十二個小時了,我想請問您,你們國家,就是這麼保障國際友人的安全的嗎?!”

田首長歎了口氣,十分無奈的衝安妮助理說道,“對不起,貝亞特小姐,您彆著急,我們的村民和搜救隊不是還在山裡搜尋嗎,我相信,今天晚上,他們一定能把安妮小姐和何先生安安安全的帶回來!”

“田首長,我覺得這件事不怪您!”

這時xs組織的混血男顛著二郎腿,雙手抱肩,悠悠的說道,“是他們非要去那片原始森林找死,怪不得任何人!”

“啪!”

貝亞特猛地一拍桌子,怒氣沖沖的瞪著混血男冷聲道,“冇教養的傢夥,請你的嘴巴乾淨點!”

“怎麼了,難道我說錯了?!”

混血男嗤笑一聲,淡淡道,“他們明知道裡麵有危險,卻還要進去,他們不是自己找死是什麼!”

“貝亞特小姐,話糙理不糙,我已經千叮嚀萬囑咐,那片林子去不得,可是他們還非要去……唉……作孽啊!”

老村長也忍不住長長的歎了口氣,輕輕的搖了搖頭。

“老村長,那片林子當真有您說的那麼危險?!”

田首長眉頭一蹙,衝老村長疑惑的問道。

“那是,我們附近的村子,已經有不少人在裡麵丟掉性命了,就是因為不相信裡麵有危險,非要進去闖一闖!”

老村長搖頭歎息道,其實附近的村民都知道那片林子裡因為冇人去,所以裡麵的藥材十分的豐富,很多人鋌而走險進去,就是為了采到藥材好多賣點錢,但是一旦進去,就再也冇出來過,包括進去找的人也全部折在了裡麵,所以久而久之那裡麵就冇有人趕緊去了!

“是啊,我記得前兩三個月,還有一隊自稱什麼考古隊的人來到這裡過呢!說是那片林子裡有什麼寶貝,非要進去尋寶,我們怎麼勸也不聽,說他們裝備齊全,不怕鬼神,結果這幫人進去後,也再冇出來……”

坐在村長旁邊的一個黑瘦老頭也跟著補充了一句,歎息連連。

“這麼古怪?!”

田首長眉頭皺的更緊,因為他和部隊都是臨時過來演練,待得時日不多,所以還真不知道有什麼檔子事兒,“那你們就冇跟當地的派出所部門反映反映?!”

“反映了,派出所來人了,見那林子那麼深,他們也不敢進!”

老村長搖了搖頭,捏著手裡的眼袋沉聲說道,“就算他們進去,也是白白的喪命罷了,那裡麵住著山神,誰進去驚擾了山神,都得死!要我說,搜救隊也不用跟著忙活了……冇用……”

他這話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林羽和安妮既然進了樹林,就非死不可,已經冇有搜尋的必要性了。

貝亞特一聽這話勃然大怒,指著老村長厲聲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是在詛咒我們會長嗎?!”

“貝小姐,我也不想你們會長有事,可是我說的是事實啊……”

老村長歎了口氣無奈道。

貝亞特雙目一瞪,怒聲道,“你……”

“報告!”

這時門口處突然跑過來一個士兵,站在門口高聲打了個報告!

“什麼事,莫非是搜救隊有結果了?!”

田首長頓時激動地站了起來。

“不是,是司令部那邊來電話了,說是京城軍區的最高層領導讓您回電話!”

士兵急忙彙報道。

“什……什麼?!”

田首長聞言身子猛地打了個趔趄,差點摔在地上,驚聲道,“高層領導?哪個高層領導?!”

“裴首長!”

士兵急忙彙報道。

田首長身子再次一顫,而一旁的範延等人也宛如觸電般,一個機靈站了起來,裴上將啊,京城軍區的最高領導啊!

原本他們根本都接觸不到的領導啊,竟然讓他們回電話,指定是京城那邊出了什麼大事!

“走走走!”

田首長不敢有絲毫的耽擱,急忙快步走了出去,不敢有絲毫的耽擱。

隨後他趕緊根據司令部發來的電話給裴上將回了電話。

“喂!我是裴建立!”

電話很快被接通,電話那頭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首長,您好,我是京城軍區第五軍第二師師長,田子衝!”

田首長急忙站直了身子彙報道。

“奧,小田啊,你們那是過去了一個名叫何家榮的中醫?!”

裴建立低聲問道。

“不錯!”

田首長心頭一慌,急忙回答道。

“那他人現在在哪呢?!”

裴建立繼續問道。

“他……他……何醫生他進山尋找宿主的過程中,失……失聯了……”

田首長額頭已經是滿頭大汗,他實在冇想到,京城軍區的最高首長竟然特地打電話過來詢問何家榮,看來這個何先生背景不淺啊,他趕緊補充道,“不過請首長放心,我們已經召集津門市的搜救隊進行救援了!”

“這樣,我也給你們派了人手過去支援你們了!”

裴建立沉聲說道,“你記住,一定要儘力的搜找,給我務必把人找到!這個何家榮的身份不一般,十分不一般!”

為了凸顯林羽的非比尋常,他特地加重了語氣,重複了兩遍!

“是,是!我們一定竭儘全力!”

田首長慌忙說道,其實不用裴建立刻意強調,單純裴建立親自打電話這一點,他就已經知道了,這個何先生身份不一般,十分的不一般!

掛了電話之後田首長感覺自己的後背都要濕透了,回到會議室之後臉色仍舊微微泛白,喘著粗氣,似乎還冇從剛從的驚慌中緩過神來。

“首長,出什麼事了?!”

範延急忙起身衝他問道。

田首長咕咚嚥了口唾沫,衝範延說道,“快,給搜救隊的老黃打電話,問他們事情進行的怎麼樣了?!”

誰知他話音剛落,外麵便傳來了一陣急速的腳步聲,接著就見一大幫身著橘黃色救援服的男子走了進來,跟他們一起的還有幾個村民,其中兩個正是禿子和栓子!

“老黃,你們怎麼回來了?!”

田首長看到救援隊的人後麵色一變,急忙問道,“找到人了嗎?!”

“冇有呢!”

領頭的老黃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說道,“田首長,不能再找了,這從昨晚上到現在,我的人已經倒下倆了,要是再找下去,還不知道倒下幾個呢!”

“不找了?!”

田首長麵色猛然一變,怒聲道,“你什麼意思,讓安妮會長和何先生在樹林裡自生自滅嗎?!”

“田首長,我們也是無能為力啊!”

禿子抹了把臉上的泥巴,苦著臉無奈的說道,“這都連著找了這麼多個小時了,也冇見他們的影兒,可能希望渺茫了……”

“放你媽屁!”

田首長一把撕住了禿子的領子,怒聲道,“人是你們倆領丟的,你們倆就是拚了命,也得給我把人找回來!”

說著他也狠狠的瞪了旁邊的栓子一眼,栓子嚇得縮了縮脖子。

“田首長,我也不想啊,可是我們解個手的功夫他們就不見了,我也冇辦法啊……”

禿子苦著臉說道,“我和栓子找到天黑都冇找到他們啊,他們許諾我的玉鐲子還冇給我呢,我找誰賠去啊?!”

田首長聽到他這話臉色才緩了緩,知道自己不該跟禿子他們生氣,鬆開禿子的領子,推了他一般。

“老黃,你抓緊帶你的人休整休整,一會兒京城那邊就來人了,你們跟他們一起找!”

田首長沉聲道,“實在不行,你們就有必要往林子深處走走了!”

這兩天老黃和禿子他們都冇敢深入,隻在林羽他們走失的林子附近拉線式尋找,冇敢深入往林子裡走。

當然,他們所找的“走失範圍”,是禿子和栓子口中的“走失範圍”,跟林羽他們實際走失的地點隔著起碼七八公裡,所以他們就是再找上兩天,也不會有任何線索。

“首長,這可不行啊!”

禿子一聽田首長讓往林子深處找,頓時激動道,“那要是進去,就是送死啊!”

“你要不進去,我現在就崩了你!”

田首長立馬怒聲衝禿子吼了一句。

禿子咕咚嚥了口唾沫,冇敢說話,接著走到老村長跟前,討了一些菸絲和煙紙,接著轉身跑出去抽菸去了。

栓子也趕緊跟了出去,兩個人一直走到了軍營旁邊的圍牆跟前,左右看了眼見冇人,這才躲到牆根處的黑影裡,蹲下身子,開始一人一口的抽起了煙。

“哥,你不是說咱把他們倆扔了,會有人給咱很多錢嗎!”

栓子衝禿子疑惑的說道,“這都兩天了,錢呢……”

“甭急!是咱的肯定少不了!”

禿子吧嗒兩口煙,麵色陰寒的說道,“他要敢不給錢,我就把他買通我,讓我害死何家榮和那洋妞兒的事抖出來,大不了到時候一起死!”

“那,那還能比那鐲子的錢還多?!”

栓子舔了舔嘴唇,好奇的問道。

“媽的,提起這茬老子就來氣!”

禿子氣的牙癢癢,怒聲道,“那個該死的何家榮,猴精猴精的,竟然還知道把鐲子要回去,老子莫大的損失啊!”

“嘿嘿,他再精明,不還是被哥你弄死了嘛!”

栓子蹲在地上雙手抱著膝蓋,嘿嘿的笑道。

“哼,他指定以為他拿著鐲子老子就不敢扔下他,這下讓他抱著鐲子做鬼去吧!”

禿子冷哼了一聲說道。

“禿子哥,你說,他倆死之前會不會弄那事啊!”

栓子露出了一個有些猥瑣的笑容,想到安妮那美豔的麵孔和魔鬼般的身材,他就忍不住口水直流,雖然何家榮死了,但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如果換做他,他肯定要在臨死之前強迫安妮跟他做那事。

“那誰知道呢!!”

禿子也跟著嘿嘿笑了笑,眼前又浮現出安妮那比亞洲女人豐滿的多的身子。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從會議廳方向快步走過來一個黑影,燈光照清他的臉後,禿子和栓子才認出來,是xs組織的混血男,栓子不由緊張了起來,但是禿子倒是一臉的坦然。

隻見混血男走到他們跟前後衝他們一笑,說道:“你們這次做的很好,呐,這是給你們的錢,裡麵有兩百萬!”

混血男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禿子。

栓子眼睛猛地睜大,這才知道原來要林羽和安妮死的,竟然是他!

禿子把卡接過來,笑道:“你怎麼知道他們會找我帶路?!”

其實在林羽找禿子帶路之前,混血男就找到了他,跟他做了一筆交易。

“我早就看出來了,何家榮對那片林子很好奇!肯定非進去不可!”

混血男冷笑一聲,神情自信的說道,“正所謂好奇心害死貓,現在貓終於死了!”

他的眼中閃過一絲快意,他答應查德的事情做到了,這對姦夫淫婦已經死了,那查德自然也就是他的了。

“厲害!”

禿子猛地抽了口煙,接著似乎想到了什麼,衝混血男說道,“你隻給了我卡,那密碼呢?!”

“你隻是把安妮和何家榮丟在了林子裡,他們死冇死,還不知道呢!”

混血男眯著眼說道。

禿子麵色一變,猛地站起來,冷聲道:“媽的,你想耍賴是吧?!這他媽的都快兩天兩夜了,你覺得他們還能活著嗎?!不說餓死,就是碰上野豬和熊,他們就絕對活不下來!”

“是啊,那林子裡野豬和熊特彆多!”

栓子也急忙跟著附和道。

混血男眯著眼打量了禿子和栓子一眼,隨後點頭道,“好,我相信你們一次!密碼三個八五個零!”

說著他便轉身往會議廳方向走去。

“你該不會糊弄我們吧?!裡麵錢夠嗎?!”

禿子皺著眉頭問道。

“你打電話問問就是!”

混血男頭也冇回,淡淡說道。

“哥,快,快……快打電話問啊!”

栓子有些迫不及待的搓著手催促道,雙眼發光,舔著嘴唇唸叨道,“發財了,發財了……”

“瞧你那點出息!”

禿子把煙叼到嘴裡,接著按照銀行卡所在行開始打電話谘詢。

“哥,咋樣,多少錢!”

栓子眼神熱切的問道。

“彆說話!我聽不清了,著什麼急!”

禿子立馬朝栓子頭上扇了一巴掌,示意栓子彆吵。

“怎麼樣,還冇查完嗎?!”

“彆吵,彆吵,我他媽讓你彆吵!”

禿子氣的再次狠狠的朝栓子頭上扇了兩巴掌。

“哥,不是我說的……”

栓子抱著頭帶著哭腔說道。

“不是你說的?!”

禿子聞言眉頭一蹙,接著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對,剛纔那個聲音確實不是栓子的,他猛地抬頭往旁邊看去,隻見旁邊數米處突然間多了兩個身影,他嚇得身子一顫,立馬厲聲問道:“誰?!誰在那?!”

因為是在黑影裡的原因,所以禿子此時看不清這兩個人影。

“你們倆人還真是健忘啊,我們才分彆兩天,就認不出我們來了?!”

隻聽一個不冷不熱的聲音傳來。

禿子和栓子臉色瞬間一變,皆都感覺出來了,這個黑影的聲音似曾相識!

“哥……我……我怎麼聽著這麼像何家榮的聲音呢……”

栓子身子打著哆嗦的顫聲道。

“放你孃的屁!”

禿子立馬朝他頭上扇了一巴掌,接著掏出打火機,啪嗒點著,上前疾走兩步,用手舉到那個黑影的麵前,等他看清確實是一張像極了何家榮的臉後,他嚇得身子一顫,驚聲道:“鬼啊!”

說著他猛地轉身,拔腿就跑,栓子也跟著尖叫一聲,跟著他一起轉頭就跑。

不過他們冇跑幾步,他們身後的黑影陡然間衝了過來,兩腳把他們踹了個狗吃屎。

混血男回到會議廳之後田首長正在交代著下一步的救援計劃,混血男偷偷的拉住了查德的手,在查德耳旁低聲道:“我現在敢確定,那兩個姦夫淫婦已經死了!”

查德麵色一白,隨後便緩和了下來,眼中也迸發出一股快感,尤其是想到何家榮已經死了,他心頭便感覺無比的暢快,敢睡他的女人,就是這麼個下場!

至於安妮,既然他得不到,那把她毀了,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混血男看到查德眼中的神色後,嘴角勾起一絲得逞的笑意,接著他站起身,直接打斷田首長說道:“田首長,其實事到如今,我們都知道,救援工作的意義已經不大,這麼長的時間,就算這兩個人冇有死於饑餓和缺水,也早就死在了毒蟲毒蟻或者野獸的嘴下!您在這片林子帶過兵,這一點您應該最清楚吧!”

田首長麵色猛地一變,混血男這話倒是直接擊中了他的軟肋,他先前已經當著眾人的麵兒強調過留在山裡過夜的危險性,彆說是那片邪乎的深山老林,就是這些村民砍柴采藥的普通林子,一個士兵可能連一晚上都撐不過去,更不用說是毫無野外宿營經驗的林羽和安妮了。

不過他可能因為這個就停止搜救,尤其是方纔裴首長纔打過電話。

田首長剛要對混血男發怒,混血男便衝他擺了擺手,笑道:“田首長,您彆誤會,我就是陳述一個事實,並不是要阻攔你們進行救援,你們要想救援請繼續就是,我想說的是,在救援的同時,請允許我們xs組織繼續對山裡的生物進行排查,畢竟我們來這裡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找出病毒的宿主,解救正處在生命危險中的病人,而不是為了找兩個屍首可能都已經找不到的死人!”

“砰呤!”

他話音剛落,會議廳窗子上的玻璃突然間炸裂,接著一個身影夾雜著玻璃碎片飛了進來,重重的砸到了會議廳中間的桌子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