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煙小說 > 其他 > 最佳狂婿林羽 > 第674章 將計就計

最佳狂婿林羽 第674章 將計就計

作者:陪你倒數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31 04:36:43

-

“不會,死了我們想要的東西怎麼找?!”

緊接著另一個有些得意的聲音響起,“不過這小子就算不死,也肯定脫層皮了,可能已經奄奄一息了吧,去,把他挖出來,在他死之前,問出我們所要知道的資訊!”

他話音剛落,旁邊的竹屋中突然竄出四五個身影,手中都緊緊的抓著一把小鏟子,朝著剛纔坍塌的竹屋迅速衝了過去,顯然是有備而來!

“嗚!嗚!”

與此同時,一個有些沉悶的聲音響起,聽音色,顯然是個女人的聲音,隻不過這個女人嘴上似乎被人罩住了什麼東西,說不出話,隻能發出嗚嗚的痛苦的悶叫聲。

“行了,小師妹,你不用著急,你一會兒就能見到他了!”

剛纔那個得意的聲音再次哼笑一聲,接著突然從隨身的揹包裡掏出一把強光手電筒。

這強光手電筒一打開,四散的燈光立馬映照在了剛纔說話的那三人臉上,依稀能夠辨彆出他們的容貌。

隻見三人分彆是張佑偲、淩霄和玫瑰!

此時玫瑰嘴上被人用黑色的膠帶裹的嚴嚴實實,而身上也用特殊材質的金色繩索捆綁的結結實實,雙手被綁在身後,就連膝蓋也被人用繩索給捆住了,以至於她所能挪動的腳步極小,想逃也逃不掉。

張佑偲站在玫瑰的身後,緊緊的拽著玫瑰身上的繩索,冷聲說道,“師妹,這個何家榮有什麼好的,你為何如此關心他!忘記他怎麼帶著軍情處的人抓你的嗎?!你竟然還幫著他對付師父,你可真是不忠不孝!”

張佑偲與淩霄、玫瑰同屬於離火道人的徒弟,所以自然要稱呼玫瑰為師妹,隻不過相比較自己的師兄和師妹,他的天賦和資質要差一些,雖然他入門時間早的多,但是身手與玫瑰相比,倒也占不了太多上風!

上次要不是淩霄及時出現救了他,他可能就要死在玫瑰和百裡的手中了!

“是啊,師妹,你該不會是喜歡上這小子了吧?!”

淩霄冷哼一聲,語氣譏諷道,“你放心,你要是真喜歡他,師兄就成全你們,等從這小子問出我想要的東西之後,我就送你們去地下雙宿雙棲!”

玫瑰壓根冇有理會他們兩人的話,一雙紅腫的眼中死死的望著林羽埋身的竹屋,眼淚宛如決堤一般洶湧而出!

她很想大聲喊林羽的名字,但是因為嘴上纏著布條的緣故,她隻能發出嗚嗚的叫聲,心如刀割,她從這竹屋的損壞程度可以判斷出來,淩霄剛纔說的冇錯,就算這廢墟下的林羽冇死,那也絕對已經奄奄一息!

如果換做彆人,還可以抱有一絲希冀,讓林羽用出神入化的醫術救治過來,但是現在倒下的是林羽本人,恐怕這世上再也無一人能夠將他救過來!

那幾個黑色的人影湊在廢墟跟前以極快的速度揮動著鏟子,“乒鈴乓啷”的挖著砂石和竹屑。

“找到了!”

這時其中一個人影突然喊了一聲,眾人循聲望去,果然便看到廢墟中顯露出一條人腿。

“哎呀,這麼慘啊……”

張佑偲眉頭一皺,沉聲道,“該不會連腿都砸下來了吧!”

他說話的時候語氣雖然低沉,但是眼中卻陡然間迸發出一股極大的暢快之情,他隱忍了這麼久,終於能夠報上次林羽的斷臂、斷腿之仇了!

彆說斷林羽一根腿了,就是把林羽大卸八塊他也不解恨!

“嗚嗚……”

玫瑰的眼睛陡然間睜的更大,眼淚不受控製般大顆大顆滑落,用力的晃動著身子想掙脫出去衝向林羽,但是背後的張佑偲死死的拽著她,讓她動彈不得!

“媽的,不會真給砸死了吧!”

一旁的淩霄麵色猛然一沉,眼中閃過一絲陰沉,急聲吩咐道,“抓緊給我把他挖出來,小心點!”

他對這個竹屋屋頂的重量有一定的瞭解,知道這竹屋的屋頂應該不至於把人砸死,而他也掐算好了這十數根竹子射過來的時機,料想到這些竹子射如廢墟中的刹那,力道會衰減很多,就算紮到林羽身上,也不致命!

而他之所以射這麼多竹子過來,就是為了將四麵八方的方位都鎖死,讓林羽無法從窗戶中逃走,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屋頂壓砸到地上。

那幾個黑影接到淩霄的指使之後,果然下手輕了許多,徒手挖掘著砂礫,搬開壓在林羽身上的竹子和雜物。

淩霄看到林羽的腿還好端端的連在身上,這才鬆了口氣!

他倒不是擔心林羽的腿廢了,而是擔心腿斷了之後林羽失血過多,撐不住馬上死了可就壞了!

玫瑰見狀也陡然間鬆了口氣,身子猛地一鬆。

不過一旁的張佑偲則是麵色陰冷,恨得牙根癢癢,他恨不得林羽的手臂、胳膊和腿,甚至是手指、腳趾全部一塊塊的給砸了下來,也讓這小兔崽子嚐嚐疼入骨髓的味道!

幾個黑岩迅速的一清理,緊接著林羽整個身子便顯現了出來,隻見林羽躺在廢墟中,臉色蒼白,口鼻上全是塵土,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就連胸膛也冇有了絲毫的起伏。

“死了?!”

一旁的淩霄麵色陡然一變,滿臉驚恐的睜大了眼睛,差點一個踉蹌摔在地上,接著怒罵了一聲,“臥槽!”

他本來以為林羽這小子修習過玄術,身手、反應能力和身體素質都不是常人所能比的,所以才事先設下了這個局,打算先將林羽廢掉,或者說讓林羽受傷,降低林羽的戰鬥力,但是萬萬冇想到,這小子這麼不堪一擊,竟然死了!

原本放鬆下來的玫瑰看到這一幕麵色瞬間一變,身子不由打了個哆嗦,睜大了眼睛,滿臉不可置信的望著躺在廢墟中一動不動的林羽,不停的搖著頭,神情呆然,顯然不願意去相信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幕!

不過她身後的張佑偲卻是麵色大喜,掃了眼林羽的胸口和腹部,見林羽確實已經冇了氣息,他心中激動無比,簡直樂開了花,對他而言,相比較獲得林羽嘴中的資訊,他更想看到林羽親眼死在他麵前!

但是他開心歸開心,卻不敢過度表現出來,害怕淩霄遷怒於自己!

畢竟林羽這一死,淩霄想要的東西也就就此打了水漂了!

“這小子什麼做的,也太他孃的不禁砸了吧?!”

淩霄麵色鐵青,氣沖沖的罵了一句,接著快步走到廢墟跟前,有些不死心的想要檢查檢查林羽是否真的已經死了。

就在他湊身上前的刹那,廢墟中原本冇了呼吸的林羽猛地一睜眼,眼神明亮銳利無比,與此同時,林羽的手已經彎曲成爪,狠狠的朝著他的脖頸抓了過來!

淩霄被這突如起來的情形嚇得麵色一變,不過他反應也極為迅速,猛地往後一仰身,一把拽過旁邊的一個黑衣手下擋在了自己的麵前!

林羽這猛然抓來的一爪便緊緊的抓在了這黑衣手下的脖頸。

哢嚓一聲脆響,這黑衣手下還未來的及發出一聲慘叫,便脖子一歪,冇了氣息!

林羽見一擊不中,麵色一寒,一腳踢了出去,正中這死去的黑衣手下胸口,巨大的力道將這黑衣手下的身子猛地衝擊出去,撞向了淩霄,淩霄始料未及,慌忙雙手一推,用力頂到這黑衣手下的身上,哢嚓一聲,隻聽這黑衣手下的胸口陡然間被兩股力道擊撞的粉碎,不過因為林羽這一腳用的暗勁太大,淩霄雖然擋住了這黑衣手下身上傳來的隔山之力,但是仍舊被巨大的力道衝擊的噔噔往後退了幾步,這纔將身子穩住,而且雙手到小臂,皆都陣陣發麻!

林羽手一撐地,猛地起身,作勢要再次朝著淩霄撲上去,但此時另外幾個黑衣手下立馬朝著林羽攻了上去。

林羽麵色一寒,手下冇有絲毫的留情,每一腳和一掌打出的力道都巨大無比!

隻聽砰砰兩聲悶響,兩個黑衣人立馬宛如斷線風箏般飛了出去,重重的跌在地上,捂著胸口慘叫哀嚎!

這幾個黑衣人雖然也會一些玄術套路,但都是一些半吊子,顯然是淩霄倉促的教授過他們幾式而已,所以林羽對付起他們來絲毫不費力!

“媽的,這小子身手似乎又精進了!”

淩霄看到林羽此時的身手比數月前他跟林羽交手時更加牛逼,頓時麵色慘白一片,眼中閃著一股忌憚的寒色。

“住手!”

淩霄見再打下去,自己這幾個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手下都得玩完,趕緊一個箭步衝到玫瑰跟前,一把掐住了玫瑰的喉嚨,衝林羽冷聲說道,“你要是再不住手,我就殺了她!”

林羽瞥眼一看,臉色猛地一變,這才陡然間停住了身子,轉過身冷冷的望向淩霄和張佑偲,用陰冷到骨子裡的聲音厲聲說道,“你們要是敢動她一根毫毛,我定要你們碎屍萬段!”

林羽知道,自己可能不是已經練就了至剛純體的淩霄的對手,但是不是對手,他們要是敢動玫瑰,那自己寧死也要跟他們拚一次!

他這聲音中暗暗加了內息,聲音悶如驚雷,震得四周的竹葉都沙沙作響,說話間散發出的巨大威嚴之勢,使得對麵的淩霄和張佑偲都不由心頭猛地一跳!

而被捆住手腳的玫瑰則立在原地怔怔的望著林羽,一雙紅腫的眼睛中迸發出驚喜萬分的神色,淚水依舊汩汩不絕,隻不過跟剛纔不同的是,這是喜悅的淚水!

冇死!

他冇死!

她就知道,這個敢與天爭命的何先生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死呢!

如果此時嘴上冇有封條,她一定比任何時候笑的都要開心!

她已經失去過小智這個至親了,再也無法承受失去林羽這個唯一“至親”的痛苦!

至少在她心裡,林羽已經是她的至親!

林羽此時也眼睛眨眼不眨的望著她,喉頭微微一動,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詢問玫瑰,想得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最終他還是冇有問出口。

淩霄望了林羽一眼,接著嗤笑一聲,將手收了回來,衝自己僅剩的兩個手下襬擺手,示意他們退到一邊,這纔打量林羽一眼,見林羽毫髮無損,冷聲說道,“行啊,小子,身體素質夠可以的,這他媽的都冇壓死你!”

林羽聽到他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冷聲說道,“你真以為自己那點小伎倆能躲過我的眼睛啊?!玫瑰雖然性子野,行事獨特,但是她絕對不會用這種方式跟我打招呼!”

林羽麵色一寒,手中多了一把匕首,正是剛纔那把偷襲他的玫瑰的匕首,剛纔那匕首的力道奇快,壓根就是衝著傷他去的!

玫瑰怎麼可能會傷她呢?!

剛纔那番話,不過是他故意說給淩霄他們聽的而已!雖然他一開始並不知道是淩霄和張佑偲在這裡!

“至於我之所以會衝進那座小屋,也不過是想把你們引出來,看看你們耍的什麼花招而已!”

林羽不屑的冷哼了一聲,要是換做自己毫無防備的意識下,剛纔那竹屋的屋頂坍塌,絕對會把他砸傷,不過他在進屋之前早就有了防備,所以竹屋屋頂塌下來的刹那,他就利用巧勁兒躲過了主梁和大塊泥土。

“你是說,你是故意被我們砸到屋裡的?你就吹吧!”

張佑偲麵色一變,有些不可置信,感覺林羽純粹是在吹牛逼!

“你愛信不信,你們那點小伎倆,在我眼裡比三歲小孩強不到哪裡去!”

林羽淡淡的一哼,掃了眼一旁的淩霄,冷聲道,“要是剛纔冇有你那個手下替你擋我的一擊,恐怕死的就是你了!”

其實林羽剛纔完全可以從廢墟中衝出來,但是聽到張佑偲和淩霄的話之後,他就決定來個將計就計,隻可惜剛纔那黑衣手下做了替死鬼,否則他現在說不定就可以趁淩霄不備把淩霄給除掉了!

淩霄麵色變了變,想起剛纔那一幕,著實也有些後怕!

要是被林羽那一爪抓住,他可就真的翹辮子了!

此時林羽手腕一抖,手中的匕首頓時陡然間射出,噗的一聲紮到了淩霄腳前的土地上!

淩霄嚇得身子猛地往後一撤,還以為林羽要趁機偷襲他。

“慫包!”

林羽冷笑了一聲,實在冇想到這淩霄練就了至剛純體,竟然還這麼怕這種利器,真是白瞎了這一身玄術了!

淩霄麵色一變,狠狠的瞪了林羽一眼,怒聲喝道,“何家榮,你不要囂張!彆以為耍了點小聰明躲過了我們布的局就萬事大吉了!你彆忘了,玫瑰還在我們的手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