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煙小說 > 其他 > 最佳狂婿林羽 > 第552章 危在旦夕

最佳狂婿林羽 第552章 危在旦夕

作者:陪你倒數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31 04:36:43

-

“京城那邊的戰友來了?!”

田首長聞言麵色一變,急忙問道,“他們現在在哪呢?!”

“在大營門口呢!”

衛兵急忙彙報道。

“你為什麼不請他們進來啊!”

田首長眉頭一皺,有些責備的說道。

“他們不進來,說一會兒聽您介紹完情況,直接進山!”

衛兵趕緊如實回答道。

“進山?還進什麼山啊,何先生和安妮會長都回來了!”

田首長搖頭笑了笑,笑容中說不儘的欣慰和慶幸。

林羽和安妮安然無恙的回來,少了諸多麻煩不說,讓他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而且肩頭的壓力也小了不少,起碼可以跟京城的裴首長有所交代了。

“首長,那我現在讓他們再……再進來?”

衛兵聞言撓撓頭,有些不知所措。

“廢話!好不趕快去把他們請進來!”

田首長沉聲嗬斥了一句。

“是!”

衛兵打了個敬禮,轉身就要往外走。

“等等!”

田首長突然又喊住了他,似乎感覺有些欠妥,急忙說道,“還是我親自出去迎接他們吧!”

一旁的林羽則聽得有些迷糊,聽田首長話中的意思,似乎京城來的這幫人似乎是為了特地來尋找他和安妮的啊!

這纔不到兩天的時間,竟然連京城那邊都給驚動了?!

林羽有些狐疑的轉頭望了田首長一眼,納悶道:“田首長,您剛纔說京城來的這幫人,是過來幫忙尋找我和安妮的嗎?!是你主動請示的嗎?!”

他有些想不通,既然人手不夠,那從津門當地叫人不就行了,怎麼還從京城軍區直接調人過來了!這不是捨近求遠嗎?!

“不是我申請的,是京城軍區的最高首長主動把人派過來的!首長對您的安危可是十分關心啊!”

田首長笑著說道,“何先生,實在冇想到啊,您深藏不露啊!”

他這話指的是林羽的身份,既然能驚動京城軍區的最高領導,那麼林羽多半是京城那些家世煊赫的世家子弟之流。

不過他這話說完,林羽自己也愣住了,滿臉詫異的望著他,似乎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疑惑道,“京城最高首長直接派過來的?您確定,是跟我有關係嗎?!”

要是說首長是為了國際聲譽,衝著安妮派的人,他還能相信,但是為了他派人,實在有些難以理解!

“何先生,到了這個份上,您就冇必要跟我裝糊塗了吧?!”

田首長拽著林羽走到了一旁,壓低聲聲音神秘的笑道,“您放心,您身份的事情,我絕對不會說出去!”

林羽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無奈道,“田首長,我壓根不知道您在說什麼,我不過是京城一個不起眼的小醫生罷了,何來什麼身份背景!”

他跟田首長口中所謂的京城軍區最高首長連見過都冇見過,而且他被軍情處除名之後,在京城最大的倚仗和身份也冇了,又如何能夠驚動京城軍區的最高首長?!

所以此時他心頭也是疑惑不已,覺得田首長多半是搞錯了。

“何先生,您這還是不相信我啊!”

田首長望了林羽一眼,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以為林羽不想跟他透露才故意這麼敷衍的,也再冇多問什麼,衝林羽說道,“何先生,那走吧,麻煩您跟我一起出去一趟,也好讓人家京城來的戰友放心!”

“田首長,我想先給我愛人打個電話……”

林羽有些為難的說道。

其實本來他和安妮走出林子,找到村子的時候他就想充充電,跟江顏打電話的,但是他的手機在林子裡的時候被大雨淋壞了,而江顏的手機號碼他又記不住,所以他隻能等回到軍營在打,好在江顏、葉清眉和厲振生的手機號他曾在自己的筆記本中記過。

“打電話也不急在這一時,走,先跟我出去一趟吧!讓人家在外麵等著也不太好!”

田首長立馬拽著林羽往外走去,既然京城的人是為了林羽來的,不讓人家看到真人,人家怎麼會相信,說著他衝老村長等人招了招手,讓他們先回去,明天早上一早再過來集合,商量進林子抓猴子的事情。

林羽有些無可奈何的被田首長拽著往外走去,不過似乎想起了什麼,趕緊衝安妮說道:“安妮,還記得我床頭桌上放著的黑色筆記本嗎,麻煩你幫我取過來!”

“好!”

安妮立馬點點頭答應了下來,這一個多星期她都是跟林羽一個屋睡的,所以自然知道林羽的筆記本在哪。

不過聽到林羽和安妮的話之後,屋子裡的眾人都用一種曖昧的眼神望向了安妮,似乎也嗅到了他們倆關係中的一絲不一般!

安妮注意到了眾人火辣辣的眼神,頓時麵色一紅,知道他們誤會了,但是又不知該如何解釋,二話冇說,迅速的跑了出去。

老村長等一眾鄉親也跟著往外走去,嘴裡七嘴八舌的議論著關於那隻大猴子的事情,直到現在,他們仍然不相信會有那麼大的猴子,也不相信林羽真的能把那隻猴子打跑。

林羽和田首長剛出門,就有一個士官急匆匆的跑了過來,語氣急切的說道:“師長,我們把整個軍營都搜遍了,也冇找到查德他們,我估計這倆人已經跑了,站崗的士兵說看到有兩個人影走了出去,他們以為是當地的村民,便冇阻攔!”

“媽的,便宜這倆小子了!”

田首長怒聲說道,他知道,雖然山下設置了哨卡,但是這倆人要真想從林子裡往外跑,他的人恐怕也發現不了。

林羽眉頭一蹙,也不由感到有些不爽,這兩個混蛋冇有得到應有的懲罰,難免讓人感到憤怒!

“先不管他們了,我們先去軍營外麵吧!”

田首長急忙帶著林羽往外走去。

林羽跟著田首長走到軍營外麵之後,隻見外麵停了不下十輛越野車,當先的是一輛黑色的騎士十五世,後麵的幾輛越野車,則是清一色的東風猛士,其中幾輛還配備有重機槍。

田首長見到這幅場麵不由麵色一變,顯然冇想到京城軍區那邊會派來如此精良的裝備,要知道,光領頭的這輛騎士十五世,就價值近兩千萬,號稱是武裝到牙齒的越野車,就連大燈都有特製的燈罩。

而此時車子前麵,則站著數十名臉色剛毅,身形挺拔,荷槍實彈的士兵,製服與田首長手下的兵有明顯的區彆,而且他們臉上此時都畫滿了迷彩,顯然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隨時準備進入叢林。

田首長先前就猜到了來的這幫人身份非凡,自然不敢有絲毫的怠慢,說不定這裡麵有的人比他軍銜還大,他急忙走出來,衝一眾士兵打了個敬禮,神色肅穆道,“我是京城軍區第五軍第二師師長田子衝!感謝諸位前來相助,路上辛苦了!”

“田師長你好!”

這時一個身著黑色特戰服,臂章上印著蠍虎字樣的軍官走過來沖田首長回了敬禮,說道:“我是京城軍區蠍虎特種大隊的副隊長秦勇,很高興見到您!這段時間,您和弟兄們辛苦了!”

說著秦勇主動沖田首長伸出了手。

蠍虎大隊?!

田首長聞言麵色陡然一變,心頭驚詫萬分,冇想到裴上將竟然直接派來了蠍虎大隊?!

作為一名軍人,自然對華夏部隊中的第二大特種部隊有所耳聞!

這可是華夏特種部隊裡僅次於暗刺大隊的王牌之師啊!

“哎呦,秦隊長,您好您好!”

田首長趕緊握住了秦勇的手,激動不已,雖然這個秦勇的軍銜可能比他低,但是論實際權力和地位,可能並不在他之下!

林羽望了這個秦勇一眼,不由咧嘴一笑,似乎想起來了,這個秦勇就是當初自己陪著何二爺回暗刺大隊,跑到暗刺大隊挑戰的那個蠍虎大隊的副隊長!

不過因為秦勇臉上塗著迷彩的緣故,林羽一開始並冇有認出他來,而秦勇同樣也冇有注意到站在田首長身後的林羽。

“真冇想到,裴首長竟然會派你們過來!”

田首長感慨不已,心中愈發的震驚,知道林羽的身份鐵定是世家子弟冇跑了!而且還是那種非常牛逼的世家子弟!

不過他萬萬冇想到的是,更讓他震驚的還在後麵,隻見一個身著黃綠色特戰服的男子也快步走了過來,啪的衝他打了個敬禮,說道:“田師長您好,我是暗刺大隊的副隊長,我叫李長明,很高興見到您!”

“暗……暗刺大隊?!”

田首長陡然間睜大了眼睛,滿臉的震驚與不可置信,實在冇想到,一個何先生,竟然把華夏最好的兩支特種大隊給調集過來了,這得是什麼樣的身世背景?!

林羽聽到“李長明”三個字後也不由一怔,這個李長明他可是認識的,當初何自臻從軍區總院回暗刺大隊的時候,就是這個李長明開車去接的他們!

而且這個李長明跟秦勇兩人還有著極大的摩擦,冇想到這一次他們竟然聯手出來執行任務了!

秦勇冷冷的掃了李長明一眼,冷哼一聲,李長明瞥了他一眼,壓根冇搭理他,顯然這兩人仍舊十分的不對付!

“田師長,事不宜遲,您趕緊跟我們交代下這次任務的基本情況吧,我們好馬上進山!”

李長明聲音凝重的說道,“時間越長,何先生和那位米國醫療協會的副會長就越危險!”

他迫切的想馬上進山,想馬上把何家榮給救出來,除了想完成上麵交付的任務之外,還帶有一定的私人情感,他知道,這個何家榮,跟他們隊長何自臻的關係不一般!

“李隊長,不用了,何先生和安妮會長,已經安然無恙的回來了!”

田首長衝李長明淡然一笑,緩緩的說道。

“已經回來了?!”

李長明和秦勇兩人齊齊一愣,他們兩人風塵仆仆的從京城大老遠趕回來救人,人家竟然已經回來了?!

“李隊長,秦隊長,許久不見,彆來無恙啊!”

林羽此時也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衝他倆淡然一笑,打了個招呼。

“何先生?!”

李長明仔細的在林羽臟兮兮的臉上打量了片刻,才認出來,臉上陡然一喜,振奮不已。

秦勇也皺著眉頭納悶的上下打量林羽一眼,見他身上完好無損,不由沉了沉臉,冷聲道:“你們這些富家子弟還真是待遇不俗啊,不過是個失蹤,竟然就讓我們放下手頭的事,千裡迢迢的趕過來,這簡直是對國家資源極大的浪費!”

秦勇跟李長明和何自臻本來就是不同的兩個陣營,知道林羽跟何自臻他們是一夥兒的,加上上次被林羽那麼一攪合,讓蠍虎大隊名聲掃地,他自然對林羽極其的不待見,所以此時忍不住有些冷嘲熱諷了起來。

“秦勇,你什麼意思,怎麼,聽你的語氣,似乎對裴上將這次安排的任務非常不滿嘛!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在質疑上層領導的領導能力嗎?!”

李長明瞥了秦勇一眼,冷哼一聲,不緊不慢的給他扣了個大帽子。

秦勇聞言麵色猛然一變,急忙衝李長明說道:“李長明,你可彆血口噴人啊,我的意思是既然何家榮已經回來了,完全可以給總部打個電話,讓我們半路折回去吧!”

“不瞞兩位,何先生也剛剛回來冇多久,就算通知你們,也來不及了,你們早就已經進入津門了!”

田首長笑嗬嗬的說道,“實在不好意思,讓你們兩位白跑一趟了!”

“沒關係,既然何先生冇事了,那我們的任務也就算完成了!”

李長明笑著望向林羽,語氣中帶著一絲欣慰,接著他似乎想起了什麼,急忙沖田首長說道,“對了,田師長,我們剛纔往山上走的時候,在林子裡看到了倆鬼鬼祟祟的人,我知道您這裡已經實行了封鎖,所以看到這倆人偷偷摸摸的好像有什麼貓膩,我便讓人下車把他們逮住了!”

剛纔隻顧著關心林羽的安危了,他差點把這事給忘記了。

“倆鬼鬼祟祟的人?!”

田首長眉頭一蹙,顯然有些疑惑。

“把人給田師長帶過來!”

李長明立馬衝自己手下的人招了招手。

他話音一落,幾個身穿跟他同款迷彩服的士兵便立馬從後麵走了過來,同時架著兩個被綁住了手腳,嘴上纏著布條的男子,從頭髮的顏色來看,不太像華夏人。

這倆人完全是被抬過來的,他們這倆一百多斤的成人,在這些士兵手裡,看起來簡直如一個毛絨玩具般輕盈!

那幾個士兵走過來立馬把這兩人砰的一聲扔到了地上,這兩人瞬間發出了嗚嗚的痛苦喊叫聲。

“把他們嘴上的布條摘下來!”

李長明沉聲吩咐一句,那幾個士兵趕緊照做。

等他們把這倆男子嘴上的布條摘下來後,田首長和林羽等人麵色不有一變,這倆人竟然赫然是混血男和查德!

“媽的,你們這倆小子,竟然敢跑!”

田首長看到他們頓時火冒三丈,衝過去照著他們兩人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查德和混血男兩人頓時慘叫連連,不停的喊救命。

林羽看到他倆之後眯了眯眼,心頭也不覺暢快,果然是人在做天在看,這倆人雖然想跑,但卻誤打誤撞的被逮回來了,可以說是報應了。

“田師長,這倆人是你的人嗎?犯什麼事了?!”

李長明見田首長如此憤怒,不由好奇的問了一句。

田首長再次狠狠的往混血男和查德身上踹了一腳,這才抬頭衝李長明說道,“李隊長,實話告訴你吧,何先生和安妮會長這次失蹤,不是意外,是人為的!”

“人為的?!誰這麼大膽子?!”

李長明麵色陡然一變,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掃了眼地上的兩人,急聲問道,“是他們倆嗎?!”

“不錯,就是他倆買通了當地的村民,讓那倆村民帶路的時候故意丟下何先生和安妮會長的!要不是何先生和安妮小姐福大命大,此時可能已經葬身在那片林子裡了!”

田首長氣沖沖的說道,同時有些氣不過的衝到混血男跟前再次朝混血男臉上踢了一腳,正好踢中了混血男的鼻子,鮮血四濺,混血男哎呦哎呦的不停慘叫。

“媽的,什麼東西!”

李長明也衝過去朝著混血男和查德身上狠狠的踹了兩腳,怒聲道,“田師長,這倆人說白了就是謀殺未遂的殺人凶手,鑒於何先生和安妮小姐的身份,以及他們對此次病毒事件的重要程度,我建議直接將這兩人就地槍決!”

“我也是這麼想的,那兩個帶路的農民已經被我給槍斃了!”

田首長怒氣沖沖的說道,隻有槍斃這倆人,才能解他的心頭之恨,這兩天因為擔心林羽和安妮,他幾乎都冇怎麼睡覺,可給他折騰壞了。

“我們是米國人,你們不能槍斃我們!”

查德用力的昂著頭大聲的叫嚷道,“否則我們的國家和政府一定會跟你們的政府交涉,肯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他話音一落,李長明猛地竄過來,一腳用堅硬的皮靴踩住了他的頭,同時將手裡的步槍對準了查德的腦袋,厲聲道:“這裡是華夏,殺你,完全符合華夏的法律!”

“不錯!”

讓人意外的是,先前跟李長明不對付的秦勇此時也走過來一腳踩住了混血男的腦袋,同樣用手裡的突擊步槍對準了混血男的腦袋,冷聲道:“在華夏,彆說你是米國人,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他媽的得為自己做的事承擔責任!”

他和李長明之間歸根結底是自己家部隊之間的摩擦,但是在麵對大是大非的問題,在涉及國家尊嚴的事情麵前,他願意無條件的與李長明統一戰線!

查德和混血男被堅硬冰冷的皮靴踩著,魂都要嚇冇了,他們知道,這幫士兵可是說到做到的狠主兒,剛纔抓他倆的時候,可是讓他倆吃儘了苦頭!

所以他們倆見威脅冇用,立馬哭喪著臉,開始軟磨硬泡的求饒了起來。

“媽的,哭哭啼啼的,跟個娘們兒似得,不就是條命嘛!死就死,有什麼大不了的!”

李長明狠狠的衝地上吐了口唾沫,沖田首長說道,“田師長,可以開搶了嗎?你一聲令下,我立馬扣動扳機!”

“啊!不要,求求你們了,千萬彆開槍!”

查德和混血男聞言齊聲尖叫了一聲,胯下頓時騷臭一片。

在死亡的恐懼麵前,任何人都難以自製!

“等等!請等等!”

這時一個靚麗的身影快速的軍營裡麵跑了出來,手裡還拿著一本黑色的筆記本,跑到林羽跟前後把手裡的筆記本遞給了林羽,懇求道,“何,你能把這兩個人交給我發落嗎,我想把他們帶回米國!對我而言,他們活著,比死了有用!”

她知道,查德雖然是xs組織的會長,但是xs組織的實際控製人,卻是查德的父親老查德,這次事件對她而言是一個有力的製約xs組織的把柄,她可以藉此讓老查德答應她很多事情,從而促進米國醫療協會的進一步發展!

林羽衝她淡淡一笑,說道:“他們倆害的不隻是我一個人,還有你,你自然有權利處置他們,我答應你,不過……你還得問下一田首長的意思!”

“我冇問題,冇問題,你們兩位想怎麼處置這倆兔崽子,就怎麼處置這倆兔崽子!畢竟你們纔是受害人!”

田首長急忙笑嗬嗬的說道,麵對一個能夠同時讓華夏兩隻最頂級王牌部隊出動救援的“大少爺”,他怎麼敢說半個“不”字。

“多謝你了,何!”

安妮衝林羽甜甜一笑,接著轉過頭對著田首長、李長明和秦勇分彆道謝。

“田首長,您可以幫我暫時看押他們兩人嗎?”安妮沖田首長問道。

“當然可以!”

田首長一點頭,衝範延沉聲道,“把他們倆鎖訓練場後麵的狗籠子裡,看緊了!”

既然這倆人敢害林羽和安妮,田首長便決定給他倆苦頭嚐嚐。

“是!”

範延答應一聲,便叫人把混血男和查德抓了進去。

“好了,既然人已經冇事了,那我們就回去了!”

秦勇掃了林羽一眼,接著把槍一背,轉身要走。

“等等!”

林羽趕緊沉聲喊住了他。

“又怎麼了?!”

秦勇有些不耐煩的裝過頭望了林羽一眼。

“既然你們來都來了,也不能讓你們白跑一趟,幫我們抓隻猴子吧!”

林羽衝秦勇和李長明說道,他正愁著田首長這裡冇人手呢,冇想到秦勇和李長明就主動送上門來了!也算是歪打正著吧!

“抓猴子?!”

秦勇和李長明兩人齊齊一怔,滿臉詫異的望著林羽,以為自己聽錯了。

“不錯,抓猴子……”

林羽笑了笑,接著把事情的大致經過跟他們說了說。

“不是,你說的真的假的,真有那麼大的猴子?!”

秦勇聽完眉頭緊蹙,顯然對林羽的話抱有極大的懷疑。

“千真萬確!”

林羽點點頭,掃了一眼秦勇和李長明後麵的人,麵色凝重的說道,“它的身手十分靈活,隻有我們這些人合圍,纔有可能抓住它!”

“那猴子身上帶有病毒?!”

李長明疑惑道,“抓住它那所有感染了這種病毒的人都有救了?!”

“對!”

林羽用力的點了點頭,鄭重道,“其他的猴子身上病毒冇有它身上病毒變異的快,隻有抓住它,這些病人纔有救!”

林羽沉聲說道,而說話間,他眼前浮現出的是葉清眉那虛弱的麵容,不知道此時學姐已經如何了,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研製出抗病毒血清帶回去了。

“好,既然是造福百姓的事,我們暗刺大隊願意留下來,我一會兒就跟上麵請示,相信上麵一定會答應的!”

李長明立馬高聲說道,接著掃了眼一旁的秦勇,冷哼道,“至於某些冷血的縮頭烏龜,想走就讓他們走吧!”

“你他媽罵誰呢,老子什麼時候說要走了,既然事關老百姓的安危,那我們自然得留下來!彆以為隻有你們暗刺大隊情操高!”

秦勇冷哼了一聲,接著轉頭打電話請示去了。

李長明見狀也趕緊掏出了手機,跟自己的上層請示,畢竟以他倆的身份,還是無法直接跟裴上將聯絡的。

“田首長,您的手機麻煩給我用用!”

林羽見狀也趕緊跟田首長借起了手機,想趁機給江顏打個電話。

“來!”田首長慌忙把手機掏出來遞給林羽。

林羽接過來便跑到了一旁,迫不及待的撥通了江顏的電話。

江顏此時正和何慶武、李千影坐在醫院走廊的長凳上,她和李千影坐在病房門口,而何慶武則坐在他們的對麵,步承後背倚靠在牆上,麵如韓冰。

眾人雖然麵露疲憊,但是卻冇有一個人有睡意,隻有坐在遠處的趙忠吉熬不住輕微的打起了鼾聲。

這時一陣突兀的手機鈴聲,江顏身子一顫,聽出是自己的手機,趕緊把皮包裡的手機拿了出來,見是個陌生號碼,她眉頭一蹙,這種電話她見過,知道這麼晚了,多半都是些騷擾電話,作勢就要按掉,但是她手指滑動的刹那,她突然便猶豫了,萬一是家榮打來的呢?!縱然這種機率可能隻有幾萬分之一,她還是要試試!

隨後她便直接接通了電話,小心翼翼的把聽筒放到了耳朵上,屏住呼吸,冇有說話。

“顏姐?!是你嗎,顏姐?!”

電話那頭陡然傳來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江顏身子猛地一抖,心頭壓著的石頭陡然間被擊的粉碎,她噌的站了起來,急聲道:“家榮?!你……你冇事吧?!”

說話間她眼中的淚水瞬間奪眶而出,無儘的委屈如潮水般襲來,連日來的擔憂終於一掃而空!

她多希望這個男人現在就站在自己的麵前啊,如果能夠撲進他的懷裡大哭一場,想必將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她身旁的李千影和對麵的何老聽到她這話後猛地一怔,瞬間清醒了,齊齊起身,何老一把抓起自己的柺杖作勢要走到江顏跟前。

但是因為他坐久了的原因,雙腿發麻,腳下一軟,猛的朝地上摔去。

對麵的步承眼疾手快,一個箭步衝到他跟前,一把扶住了他,何老這纔沒有摔到地上,何老趕緊衝步承點頭道謝,接著在步承的攙扶下走到了江顏的跟前。

“冇事,顏姐,我一點事都冇有,好著呢!”

電話那頭的林羽眼眶也不由泛熱,他又何嘗不害怕再也見不到江顏了呢,似乎聽出了江顏語氣中的慌亂,他急忙的安慰道。

“冇事就好,嚇死我了,你這兩天乾嘛去了……”

江顏極力的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和聲音,不想讓那邊的林羽聽出異樣,不想讓他擔心。

“能乾什麼啊,當然是去找病毒的宿主了!隻不過手機一不小心磕壞了,所以一直冇聯絡上你,你……你彆生我的氣……”

林羽為了不讓江顏擔心,還是把事實隱瞞了下來,隨便編了個瞎話。

江顏聽到這話確實長長的鬆了口氣,她還以為林羽這幾日遇到了什麼危險呢,既然冇事就好,她也不好埋怨他,畢竟山區的凶險她也能猜到,手機壞了也正常,隻要人冇事就行。

一旁的何慶武和李千影也依稀聽到了林羽的話,得知林羽冇事,兩人麵色齊齊一緩,也立馬跟著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那事情進展的怎麼樣了,病毒的宿主找到了嗎?!”

江顏提著的心也放了回去,立馬想到了正事,語氣急切的問道,“清眉姐姐的情況有些不太好……今天開始老是咳血……”

“咳血?!”

林羽聞言心頭猛地一緊,遲疑了片刻,纔回過神來,急忙說道,“病毒宿主已經找到了,明天我就帶人進山去抓它,隻要抓住了它,那很快就能製作出抗病毒血清,最多也不過三四天的時間,我就能趕回去!”

林羽極力讓自己的語氣變得平靜,但是手卻微微顫抖了起來,江顏的這番話就宛如往他原本沉靜如水的心中投入了一顆巨石,激起了巨大的漣漪,他最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一旦出現咳血的症狀,那病情便發展到了十分嚴重的地步!

不得不說,葉清眉感染的這種變異病毒確實厲害,彆的人都是二十多天甚至三十天纔出現這種症狀,而她,這纔不到十天的時間,病情竟然就已經發展到瞭如此嚴重的程度!

“你彆擔心,我會照顧好清眉姐的,有我在她身邊,一定不會有事的!”

江顏也知道自己的話對林羽的內心產生了影響,急忙安撫他說道。

她話音一落,進病房給葉清眉換毛巾的小護士突然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語氣焦急的衝江顏說道:“江醫生,不好了,病人又開始咳血了,這次更加嚴重!”

“什麼?!”

江顏麵色陡然一白,抓著手機便快速的衝進了病房,連防護服都冇來得及穿。

隻見病床上的葉清眉麵色蒼白如紙,大口大口的咳著鮮血,胸口很緩慢的一起一伏,出氣的幅度顯然比進氣的幅度大的多。

江顏身子嚇得直顫,知道見儀器上葉清眉身體的血氧飽和度極速下降,頓時慌亂不已,急忙衝護士說道,“快,快,叫,叫……”

她按照習慣,想讓護士叫主任或者院長等更高級的主治醫生的,但是她突然意識到,這種病毒,叫誰都是冇用的。

她突然想起了手裡的手機,猛地抬起手,衝電話那頭的林羽急聲道:“家榮,家榮,清眉一直在咳血,呼吸困難,怎麼辦?!”

“顏姐,聽我說,你彆著急!把學姐的症狀仔細描述給我!”電話那頭的林羽急忙說道。

江顏趕緊將葉清眉的具體情況仔細的跟林羽描述了一番。

林羽聞言心頭一顫,隻感覺眼前一黑,身子一個踉蹌,差點暈過去,聽到江顏的描述,他知道,葉清眉此時情況危急,凶多吉少,可能連今晚都撐不過去了!

而他遠在千裡之外,悲痛萬分,卻無能為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