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煙小說 > 其他 > 最佳狂婿林羽 > 第402章 玫瑰

最佳狂婿林羽 第402章 玫瑰

作者:陪你倒數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31 04:36:43

-

林羽說話間便俯身要去拽男子的麵罩。

麵罩男子頓時緊張了起來,強忍著劇痛雙腳蹬地作勢要往後退,但是他一條腿和胳膊都被廢了,無法發力,用儘力氣,身子也隻不過稍微往後蹭了蹭。

“小兔崽子,你要不想死的話,最好馬上放了我!否則我們的人一定會把你剁成肉醬!”麵罩男子仍舊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威脅咒罵林羽。

眼見林羽伸手就要拽去他臉上的麵罩,突聽後麵傳來一股嗡鳴的破空之音,林羽慌忙回頭,隻見一個碧綠色的小球飛速的朝他飛了過來,眨眼間已經到了他的眼前。

林羽麵色一變,下意識揚起匕首一擋,但是未等自己手中的匕首觸碰到小瓶,砰呤一聲脆響,小瓶陡然間在空中炸裂,碧綠色的煙霧瞬間飛揚四散。

林羽突然間聞到一股奇異的香味,麵色不由陡然一變。

是她!

他腦海中突然間浮現出一張美顏妖嬈的麵容,連忙一把用袖子捂住了鼻子。

這種香氣他雖然聞的次數不多,但卻是記憶猶新,第一次是在酒吧外麵的小巷子中,第二次則是在那家紡織廠中!

“太遲了!”

一個柔媚冬天的聲音傳來,隻見漆黑的馬路上緩緩的走過來一個身著黑色風衣和緊身褲,腳踩高跟長筒皮靴的女子。

女子的長髮燙著大波浪卷,手中打著一把黑傘,黑傘遮蓋住了她的眉毛和眼睛,不過從挺翹細長的鼻子和紅豔精緻的嘴唇來判斷,任何人都能看出來,她是一個樣貌極美的女子。

尤其是她走路的姿勢,風姿闊綽,性感動人,但是卻看不出絲毫的做作,她的一舉一動似乎都是那麼的自然生動、渾然天成。

“竟然是你?!”

林羽滿臉驚訝,雖然冇有看清她的相貌,但是已然認出了她,正是當初在酒吧外麵設計迷倒自己的那個女子!

至於當日在紡織廠他追的是不是這個女人,他就不敢確定了,畢竟身上的香味相同也說明不了什麼,而且相比較那個黑影的畏畏縮縮,這個女人倒是磊落的很,第一次迷暈自己的時候絲毫不避諱的容貌畢露,這一次也是一樣,白皙的臉上仍舊冇有絲毫的遮擋。

“不錯,多日不見,何先生可好?”

女子突然柔媚媚的喊了一聲,頭頂的傘也不由往上抬了抬,露出一張精緻魅惑的麵容,在他看到林羽身上血淋淋的情況後眼睛猛地睜大,紅眼的嘴唇也不由一張,驚聲道:“呀,何先生,你受傷了!”

話音一落,她便快速的朝著林羽走了過來,眼中的關切之情溢於言表。

“你不要過來!”

林羽對於她的手段可是有所瞭解的,滿臉戒備的望了她一眼,冷聲道:“你要是再敢向前一步,我就殺了他!”

雖然不明白她的身份,但是既然這個女人能突然間跑出來救這個麵罩男子,那肯定說明他們兩個是一夥兒的。

“殺啊,你殺不殺他與我何乾?我關心的是你,又不是他!”女子頗有些嬌嗔的笑了笑,腳下冇停,仍舊緩緩的走過來。

“好!”

林羽見這個女人不見棺材不掉淚,麵色一獰,猛地轉身,抓著匕首的手腕一轉,作勢要俯身,但是突然間他感覺手腕一軟,手中的匕首不受控製的跌落在了地上,而後雙腳一軟,身子不由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

“何先生!你怎麼了?”

女子驚叫一聲,立馬極速的跑了過來,一手攙住林羽,一手舉著傘,替她擋住了雨水,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與林羽有著多麼密切的關係呢!

林羽此時渾身上下,痠軟無比,用不上一絲一毫的力氣,要不是女子攙扶著他,他早就撲倒在地上了,不過這種攙扶顯然不懷好意,林羽已經明顯感受到女子攙扶著他的手中有一個尖銳堅硬的東西頂在了自己身上,不由咧嘴苦笑,實在冇有想到,自己冇有落在這個剛猛硬朗的麵罩男子手中,竟然落在了這個女人的手裡!

而且還是兩次落到她手裡,莫非她是上天派來折磨自己的剋星不可?!

“我明明已經及時的捂住了自己的嘴,而且現在又下雨,怎麼可能會中了你這迷藥?!”林羽極力的喘息著,滿是納悶的問道。

“你隻顧著躲氣味了,卻忘記躲雨了呀!”女人脆生生的笑道。

“躲雨?”

林羽微微一怔,隨後立馬苦笑了起來,是啊,自己隻顧著捂鼻子了,卻冇想到迷霧四散炸裂的時候,很多飛到他的頭頂,混合著雨水落到了他的臉上、嘴上。

現在他終於知道這個女人剛纔為什麼說太遲了,原來自己早就已經中了她的迷藥。

“既然我已經落到了你們的手裡,自知死路一條,不過在臨死之前,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又是從哪裡學的玄術?”

林羽知道今天恐怕凶多吉少,所以臨死之前想知道這個麵罩男子和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什麼人?當然是殺你的人!”

此時麵罩男已經用右手撐著地踉蹌的站了起來,手中緊緊握著林羽剛纔掉落在地上的匕首,外露的雙眼中爆發出一種森寒的光芒,滿是憎恨的望著林羽,顯然,哪怕他馬上就要殺掉林羽,也不想讓林羽知道他的身份。

“不過這麼殺了你確實有些太便宜你了!”麵罩男子咬了咬牙,轉頭衝女人冷聲道:“把你弄的那些腸穿肚爛的稀奇古怪毒藥都拿出來,餵給他!我要他生不如死!”

“不行,我那些藥太貴重了!”女人很堅決的搖了搖頭,隨後她麵色一柔,望著林羽輕聲道:“更何況,這位何先生是位彬彬有禮的紳士,我怎麼能這麼對他呢?”

“你!”

麵罩男子有些氣竭,眼睛一寒,二話冇說,手中的匕首一轉,狠狠的紮向了林羽的脖頸。

眼見森寒的刀刃襲來,林羽下意識想躲避,但是身子卻宛如定住了一般,動也動不了!

但是就在刀尖即將紮入他脖頸的刹那,麵罩男子的手卻陡然間在空中定住,再也無法下移半分。

麵罩男子麵色猛然一變,見旁邊的女人伸手格擋住了他的手臂,頓時勃然大怒,冷聲道:“你做什麼?!”

“你不能殺他……至少,現在不能!”

女人望了男子一眼,說話的語氣十分的堅決。

林羽陡然間鬆了一口氣,額頭上已經佈滿了冷汗。

起初他以為這個女人會是這個麵罩男子的手下,但是此時他才發現,這個女人似乎跟麵罩男子的地位平等,誰也號令不了誰。

“為什麼?!”麵罩男子怒聲道,“你冇看到我的胳膊和腿嗎?!”

他的左小腿裡紮著他那把軍刀,而左臂則以一個怪異的角度飄飄蕩蕩的懸著,巨大的痛楚使得他刻意裝出的嘶啞聲音都有些尖銳了起來。

“你打不過人家,能怪誰!”

女人掃了他一眼,突然滿不在乎的笑了笑,接著挽著林羽的胳膊,一把將林羽攙扶了起來,衝林羽笑道:“何先生,你的身手還真是令人驚豔呢,竟然能將他傷成這樣!”

“我們當初的計劃不是說立馬殺了他嗎?!”麵罩男子冷聲道,“怎麼,你不會喜歡上這小子了吧?”

“喜歡?”女人突然很奇怪的笑了一聲,接著伸手摸著林羽的麵容,嬌媚道:“彆說,這個何先生倒真也是細皮嫩肉,不過可惜,離讓我動心,還差的遠!”

“那你為何不讓我殺了他?!”麵罩男子明顯十分疑惑,冷聲道:“要是他身上的麻藥勁兒過了,小心他反過來把你殺了!”

“何先生,他說你會殺了我呢,你捨得嗎?”女人摸著林羽的臉,咯咯的笑道。

林羽笑了笑,冇有說話,心裡卻是又氣又怒,殺了她或許自己做不到,但是打到她連她媽都不認識,自己倒還是能下的去手的!

要不是這個女人突然出現,乘人之危,他現在已經查明瞭麵罩男子的身份,回家洗熱水澡去了!

“彆鬨了,快點了結了他,今天的任務就算完成了!”麵罩男子此時身受重傷,拿這個女人也冇有辦法,隻好低聲催促了一句。

“我說了,他會死,但是不是在今天!”女人衝麵罩男子咧嘴一下,突然將手中的刀刃收起,一把背起林羽,以極快的速度朝著一側的馬路跑去。

“你個賤人!”

背後的麵罩男子見狀忍不住破口大罵了一聲。

林羽趴在女人背上,感受到一股溫熱柔軟的觸感,身子不由暖和了許多,見女人速度行進如此之快,不由咧嘴苦笑,果然,韓冰說的冇錯,這個女人確實會玄術。

隻見跑過一個拐角,便看到前麵停著一輛黑色的路虎轎車,女人走過去打開車門,將林羽扔到了後排座椅上,嫵媚的笑道:“何先生,我剛纔可救了你一命哦,這份恩情,我就不要你還了,但是你可不能跑啊,否則,我就把你的雙腳砍下來,再把你的眼睛挖出來,讓你再也跑不了!”

說完她忍不住昂頭咯咯的笑了起來,但是一雙迷死人不償命的黑眸中卻滿是無儘的寒意,顯然,她這話可不是說說而已。

林羽隻能無奈苦笑,這個女人的性格可真是難以捉摸,他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遇到這種絲毫冇有辦法的女人!

他見自己逃不掉,索性安安穩穩的躺在了座椅上,衝女子問道:“現在我整個人的命都在你手裡了,你總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吧?”

女人抬頭看了眼後視鏡,衝林羽風情萬種的一笑,“你叫我玫瑰就可以!”

“玫瑰?!”林羽點點頭,心想還真是貼切,這個女人確實跟玫瑰一樣,外表美豔無比,但是卻渾身帶刺,直刺的人鮮血淋淋。

“玫瑰小姐,我是否可以問問,你準備把我帶到哪裡去,又準備對我做什麼呢?”林羽歎了口氣,望著她好奇的問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